Melkor同人《本是同根生(魔戒)》(米曼cp)

                              本是同根生(上)

 

维林诺尖顶白石宫殿的大厅里,繁星光石铺就的结晶地板上放着一只白象牙冷钻的卧榻,那精巧的雕工与镶嵌简直让人惊叹造物主的挑剔。

 

然而再华丽的器具也终究只是载体,比起卧躺在上的身体,它简直粗陋的一文不值。

 

这是一具多么美丽的身体,金色的柔顺长发沿着暖米色的雕花象牙扶手垂落到如沉黑星海般的曜石地面上,全裸的乳白色肌肤覆盖了每一寸黄金比例的五官和躯体,他英俊的面庞兼具了女性的柔美,修长紧实的身躯极近完美的诠释。

 

当那双狭长如金盏花王之瓣的眼睛睁开时,留人心醉的瞳仁散发出自信与傲慢的光芒。

 

微笑,微笑,上扬的唇角,邪魅的笑容,镜中人的发色由深金色变成圣光笼罩的火焰金色,这是他独一无二的颜色,神源之火的圣光之色。

 

简直是主神都无可挑剔的造物!

 

当他披上简单的浅蓝色外袍出现在白色大殿的巨大石柱间时,只有穿过耀眼双圣树的风吹抚着金色衣环发出的悦耳碰撞声。

 

叮当,叮当……空气里弥漫着金蔷薇的花香。

 

数十位光辉的神祗站在阶下,他们散发着柔光的脸上毫无意外的略过一丝惊讶。

 

“米尔寇大人……这是您的,啊,太神奇了,您的力量竟然凝聚了如此光辉的形象,正如您最强的神源之力,是众神中最耀眼的圣光。”米尔寇的一位迈雅维加欧卡忍不住赞美道。

 

米尔寇自信的笑容里充满了抑制不住的得意与骄傲。

 

看吧,最强的维拉,创出的物件也一定是最令人心驰神往的,凌驾于一切之上的!

    

米尔寇得意的红色瞳仁望向远处忽然有一瞬间的怔愣,他竟然感觉到大理石一般完美修长的手里渗出了细微的汗水。

 

“曼威大人。”迈雅们纷纷恭敬的低头让开了米尔寇白石大殿前的道路。

 

金发蓝眼的曼威高大笔挺,他的身姿比佩罗瑞群山还要挺拔。他沉默点头走过白石大殿却从未侧目。

 

“米尔寇,看,是米尔寇。”水神维拉乌欧牟走在曼威的身后,他一眼就看到了白廊柱间的米尔寇,无论外貌如何变化维拉的神源本质都不会发生改变,圣光笼罩的金火之色永远属于维林诺最强大的维拉。

 

 瓦尔妲和奥力都有些紧张,奥力是因为审美偏差,他忍受不了最强大的维拉曼威的兄弟以这种偏向阴柔的单薄形象(至少奥力觉得他单薄)出现,最好是身材魁梧满脸虬髯才好;瓦尔妲就不同了,她在选择做出女子身体之前就对一如大殿里那团耀眼的圣光之火挪不开视线了。

 

曼威回过头,他的面容与高阶上的米尔寇几分相像却更加棱角分明,他没有米尔寇那样光耀的发色也没有他过于精雕细琢的五官,但他们是双生子,无论怎样神源本质总是有相像的地方,谁,都改变不了。

 

曼威只看了米尔寇一眼,波澜不惊,至始至终的平静。

 

“米尔寇,一如召唤我们去大殿演奏。”曼威的声音沉厚如醇酒,话音落下他的身影已走过那条缀满彩石的路。

 

奥力带着他的迈雅们迅速的跟了上去,瓦尔妲看米尔寇的眼神有些痴迷,不过很快也低下头带着迈雅们离开。

    

“米尔寇快来,怪不得你迟迟没有做出‘外貌’,你的样子多么耀眼光辉,魅力非凡,一如一定会赞赏你的。”乌欧牟向米尔寇挥挥手。

 

米尔寇的的目光追随着曼威,茫然的回神后他蹙起眉心,攥紧了骨节分明犹如石雕般的手指——那是他无所畏惧的力量。

 

对于没有兴趣的事情,米尔寇从来都漫不经心,他连一如的乐章都不在乎就更不会在乎与他的神源相比渺小很多的那个小迈雅了,那个用神源专心致志的看着他走神的小迈雅——他甚至还没有选择自己的“衣服”。

 

阿门洲海上而来的习习晚风吹拂着阔叶枫树的红叶也吹拂着日光一样耀眼的圣光金发。米尔寇坐在枫树下,张开的手心里是一枚悬浮转动的火苗。

 

“创造……”米尔寇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有意思。”

 

可是当他想到曼威最初看他这个外貌时的冷淡态度,那手心的火苗瞬间就扑出极大的慑人光焰。

 

“该死!”米尔寇狠狠合上手掌,修长有力的手指像是拧碎最恶心的东西一般将他自己幻化出的能量火苗捏成灰烬,他还没有得到密火。

 

“米尔寇。”

 

清泉与竖琴相和的轻灵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这是瓦尔妲的声音。

 

红眸冰冷唇线优柔的米尔寇转过身,脸上已是月牙般微笑的眉眼,最优雅的笑容,“瓦尔妲,见到你真好。”

 

最强大的艾努拉起瓦尔妲的手,用那张天鹅绒都不及万一温柔的唇瓣轻轻吻下。

 

瓦尔妲的眼睛像倒影着月轮的西斯湖,静谧却又因他的撩拨荡起一层期待的涟漪。

 

“曼威说你在一如大殿弹奏的乐章让他不安,他希望你不要继续这样下去,还有你一直在找密火的事情,他不想你到空虚之境……”瓦尔妲已经习惯带给他关于曼威的消息。

 

“我的事情他都要阻止!”米尔寇与往常一样听到曼威跟他相关的事立刻大怒。

 

瓦尔妲很为他们担心,走上前来轻抚米尔寇的手臂,“别这么说,你们是兄弟。他,似乎很担心你。”

 

“哦?是吗?”米尔寇饶有兴趣的回过头,红眸好似奥力创造的红宝石一样晶莹深邃,他的表情阴晴不定,笑容邪魅而冷酷,“他被一如选定坐上维林诺众神之王的王座了,他当然与从前不一样,他哪只冰蓝如海的眼睛里能够再看得到我——这个在他眼里卑微渺小只会模仿他的弟弟!瓦尔妲他怎么会担心我呢,担心我的只有你。”

 

    瓦尔妲垂下眼睫,唇边露出清浅的笑意:“不要再提你们兄弟之间的纷争了,米尔寇,这是,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瓦尔妲手中的水晶飞叶瓶里透出晶莹的银色光辉,“照耀阿尔达群山的星辰光辉。”

 

“谢谢你,瓦尔妲。”米尔寇接过那只耀眼的瓶子握在手上,他忽然抬起头漫不经心的笑着问,“所有人都说在维拉里面,你跟曼威的关系最好,你很喜欢他?”

 

“不,没有。”瓦尔妲用自己都觉得惊奇的速度迅速回答,“我只是觉得他与你,有些相似。”

 

“呵”米尔寇发出低沉又对人充满魅惑的轻松笑声,“那么如果没有我的话……”

 

米尔寇清楚的知道他不可能停留在这个披上女人“外衣”的维拉身边,没有谁能让他停留,任何一个艾努都不配,他只会给他唯一的恩赐,他或许只愿意为他停留。

 

——如果没有我,你就会因为相似而喜欢上他对吧?!

 

——你还是会喜欢上他!

 

米尔寇没有把话说下去,他极其优雅的倾身低头,尖翘的鼻尖抵住瓦尔妲桃色的长发在她光洁的额上留下浅浅一吻,然而骤然睁开的眼中,寒芒一片。

 

米尔寇回到他的神殿里,他的神殿不需要灯盏,因为他本身就是最耀眼的光芒。他走向星辰曜石大殿中央的御座,在他走过的地方,黑曜石地面里的石英金沙悉数亮起,泛出星星点点的金色光芒。

 

米尔寇收拢了他的力量,只有周身和金发上的圣光萦绕着他,他百无聊赖的坐在御座上,以一个舒适的姿势交叠修长迷人的双腿,散发着神祗荧光的苍白手腕支住削尖的下颌,圣光长发流泻下来,几缕绕在胸前,几缕落在肩背。

 

单手玩弄着瓦尔妲送给他的水晶星光瓶,银色的光华照亮了他的手指,也仅止于手指。

 

这么个小玩意,比起他的神源圣光差远了。

 

“米尔寇大人,迈荣求见。”米尔寇的迈雅维加欧卡的声音传入大殿,他没有必要出现在维拉的面前,只要米尔寇听到他忠诚的声音即可。

 

米尔寇灵活纤尖的手指把玩着瓶子,听到迈荣的名字他的心情显然愉悦起来。他很喜欢奥力手下的这个迈雅,除了他有迈雅中最强大的力量外,他的能力与行事也是迈雅里最令米尔寇欣赏的,维加欧卡比他可差得多了。

 

这个迈雅崇拜米尔寇的力量,甚至对他所展示出的神奇之力感到难以自拔。多么聪明的迈雅啊,米尔寇觉得迈荣身上有他的影子,他觉得迈荣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最符合他胃口的,因此他甚至赐给这个次神从未有过的荣耀,亲自指导迈荣如何制造出最理想的“外貌”。

 

米尔寇想着心情就愉悦起来,但是当他发现遥远的门柱间站着的不在是一团耀眼的光球神源而是一个挺拔俊朗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的人时,他才收敛微笑,眯起了眼睛。

 

“米尔寇大人。”迈荣站在米尔寇的大殿里,表示尊敬的低下头。

 

“你做出了外貌。”米尔寇坐直了身体,就像雄狮发动进攻时会挺直脊背,冰冷的语气与以往跟迈荣相谈甚欢时完全不同。

 

“是的,遵从您的神谕,我做出了这样满意的外貌。”迈荣抬起头,毫不惧怕的直视米尔寇。

 

啪的一声脆响,银亮的星光水晶瓶被米尔寇摔得粉碎,紧接着迈荣感到一股无法违逆的强大力量将他吸了过去,他的眼前也突然变得无比明亮刺眼。

 

米尔寇发怒了,圣光火焰照亮了整个大殿。

 

迈荣的衣领被米尔寇单手狠狠揪住,他血色的瞳仁深的骇人,毫无瑕疵的阴郁面庞近在咫尺。

 

“金发,蓝眼?”米尔寇的声音压抑着层层愠怒与咆哮。

 

“是的,按照您的意愿,我变成了这个样子。”迈荣的脸上没有恐惧,他忍受着来自最强维拉的强大压迫感,一字一顿的说,“我是您忠诚的信徒。”

 

米尔寇绉紧的眉心慢慢松动,大殿里刺目的光亮渐渐收揽,最终又变成笼罩在米尔寇周身的圣光。

 

迈荣感到身体一轻,他已然被米尔寇放开,就着身势他低头单膝跪地,轻微的喘息。

 

米尔寇坐回御座上,由于星光瓶的碎裂,一地银光笼罩在迈荣与米尔寇身边,一时间他们的周围金银光华交替显现,映得两张绝美容颜更加绮靡绚丽。

 

其实看到米尔寇的盛怒,迈荣不但没有惧怕反而在心中生出了不合时宜的快感:不过是相同的发色和眸色就能让习惯了忍耐曼威的米尔寇如此暴怒,迈荣觉得这样的米尔寇让他更加着迷。

 

米尔寇抬头看着迈荣,那种专注而沉溺的寒冷眼神似乎要将迈荣永远封冻在极北的冰晶之下。

 

而迈荣也暗暗吃惊的发现他与曼威极为相似的金色长发在一地银光中变得银亮若星。

 

米尔寇身体前倾探出御座,修长的手臂伸向迈荣,二指轻易的卡住他的下巴:“迈荣,你这个样子,倒是有几分让我看得上。”

 

迈荣半跪在地,稳定的支撑着上身,即使被迫使扬起头他依旧面容平静垂着眼帘,高挺的鼻翼下略微发白的唇抿成一条坚毅的线。

 

“米尔寇大人,遵从您的意愿。”

 

“自作主张这一点,你倒是学的很快。”米尔寇冷笑着说。

评论
热度 ( 1 )

© 雪月 | Powered by LOFTER